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回望世界

所有文章皆已为网易历史刊登

 
 
 

日志

 
 

1932年美国退伍老兵"向华盛顿进军"  

2009-08-19 19:28: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摘自:《炎黄春秋》杂志 作者:雷颐

1932年大批美国退伍军人涌向华盛顿的“历史性进军”及最后被镇压事件,是美国历史上的一道“伤疤”。或是为了“后事之师”,这道伤疤仍时时被美国历史学家揭开,他们的研究、叙述,“拼贴”出这次事件的全景——

1932年5月21日晚,时任华盛顿警察局局长格拉斯福特正驱车经过新泽西向南开去。突然,车灯照出一片人影,后来他把当时的场景形容为“一群七十多或一百个衣衫褴褛的男男女女正在游行,他们情绪高昂地边走边唱,不时向从旁经过的车辆挥手。”只见一个男子扛着一面美国国旗,另一个男子则高举一面写着“退伍补偿金或工作”的旗帜。格拉斯福特把车开过去停下,想和他们搭话。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在游行者的手推车上安睡的小女孩,她依偎在全家的衣服堆里,与四周的嘈杂不堪形成鲜明对照。此时,他想不到,以后历史将其称之为“历史性进军”。

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格拉斯福特是最年轻的准将,此刻他立即就明白路旁的游行者是何许人也。大约两星期前,全国的报纸都报道游行者向国家首都进军的消息。这些示威者是退伍军人和他们家属的代表,到华盛顿去要他们的退伍补偿金,这笔补偿金是八年前,即1924年许诺给这些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士的。但那一年经过激烈的争吵,联邦政府又决定要到1945年才支付。现在,1932年,这些自称“退伍补偿金大军”的人把这笔要推迟支付的补偿金戏称为“墓碑补偿金”,他们说因为到政府支付这笔补偿金的时候,其中许多人早就死了。格拉斯福特立即向华盛顿驶去。

当他赶到那儿时,晨报已登出关于“退伍补偿金大军”的最新进展。《华盛顿星报》报道说:“一百名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失业老兵将在明天早晨乘货运列车从费城前往华盛顿”,来自波特兰大、俄勒冈和中西部的其他退伍兵也都将在那儿汇合。这位警察局的头儿马上就想象出自己将面临可怕的局面。但他不可能看到的是,这支“退伍补偿金大军”将影响到一些不久就在世界舞台上起重要作用的大人物——这些人物包括道格拉斯·麦克阿瑟,乔治·巴顿,杜威·艾森豪威尔和爱德加·胡佛。这支“退伍补偿金大军”还将影响到1932年的总统大选,这时参加总统竞选的纽约州州长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已向现任总统赫伯特·胡佛发出挑战,激烈地指责他应对搞得全国动荡不安的大萧条负责。


1932年,全国将近一万二千家企业倒闭,失业率飚升至25%,全国大约四分之一的家庭无人养家糊口。许多无家可归者只能聚在一起,搭起简陋之极的栖身小棚,这种贫民窟被称为“胡佛村”,他们指责总统应为他们的不幸负责。格拉斯福特知道,他现在必须为这支“退伍补偿金大军”建立一所“胡佛村”来安顿他们。但建在何处?最终他选定一块叫做安那科斯蒂亚平地的地方,从国会山经过一个跨越安那科斯蒂亚河的木头吊桥,就可到达此处。

格拉斯福特尽最大可能估算所需物资,购买大量木材、铁钉之类东西,同时他向当地商人要了一些食品,后来他还从自己的钱包中拿出773美元买来食品以防食物不足。第一支“退伍补偿金大军”在5月23日到达,随后的两个月中,到达的人数估计超过25000人,不少人携妻带子,要求得到他们认为自己应得的东西。

事情还要从第一次大战结束后的第6年说起,那时面对这些退伍老兵的赔偿要求,柯立芝总统坚决反对,声称“能够买卖的爱国主义不是爱国主义”。但国会不顾柯立芝总统的否决,还是通过了一项补偿法,规定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在国内服役者每天补偿1美元,在海外服役者每天补偿1.25美元。其中50美元当时就支付,余下的美元到1945年凭证兑付。

直到1929年5月即“华尔街黑色星期一”五个月之前,一直都平安无事。这时,来自德克萨斯的议员怀特·波特曼由于本人是退伍兵,提出了立即兑现补偿金的提案,但这一议案连付诸表决的机会都没有。1932年初,波特曼采取了一系列步骤,想使此议案再度引人注目。1932年3月15日,一个此时已失业、名叫瓦尔特·沃特斯的低级退伍军官在波特兰大、俄勒冈的退伍军人大会上发出号召,要每个人都不付钱乘货车到华盛顿要回自己有权得到的钱。但他的号召当时并无人响应,不过到5月11日当波特曼的议案再次被国会搁置时,沃特斯赢得了大量追随者,大批退伍军人开始跟他一起向华盛顿进军。他们的“进军”得到铁路工人的同情,因为不少铁路工人也是退伍军人,这样他们通过一个城市又一个城市,向华盛顿前进。他们在全国各地又得到广泛的同情和支持,许多人为他们捐送食品、金钱,给他们巨大的道德支持。这时,各地退伍军人都组织起来,全国媒体也纷纷报道此事。

当他们向华盛顿进军的时候,美国军方情报部门向白宫报告说共产党已经渗透进这些退伍兵中,阴谋推翻政府。但总统认为事情并没有这么严重,他说这些抗议者“只是暂时生病”。

但从5月21日起,铁路警察开始把这些人赶下火车,他们被赶下车后则开始阻拦火车,不许火车出站,形势骤然紧张起来。面对这种情况,军方有人提出派军队前去干预。但此时的陆军参谋长、一位西点军校的毕业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曾任参加战斗的第42师师长,断然否决了这个决定,他的理由是这是政治事件而不是军事事件。他的名字就是道格拉斯·麦克阿瑟。

这时,一些州采取了妥协作法,用汽车把他们运送到本州边界,让他们进入下一个州,继续向华盛顿进军,这样形势有所缓解。5月29日,包括瓦尔特·沃特斯在内的俄勒冈大军到达华盛顿,与先期到达的其他几百名退伍军人汇合。除了安那科斯蒂亚主营地外,陆续又建了26个较小的营地,虽然分散于各处,但还是集中在华盛顿的东北部。不久,这些营地就聚居了二万多人,他们的“总司令”沃尔特宣布了“军事纪律”:“不许乞讨,不许酗酒,不许言辞激烈。”在这两万人中,有一千名妇女和儿童,这是全国最大的“胡佛村”。“补偿金大军”把他们的聚居地起名为“麦克思营地”,他们之所以要用警官S·J·麦克思的名字命名自己的营地,他们的营地建在麦克思的辖区范围内,但为人宽和的麦克思并不为难他们。他们甚至还出版了自己的报纸、设立了小图书室、理发室,高唱自己创作的歌曲。他们还设立了自己的纠察人员维持秩序,一些家长还给孩子上课。警察局长格拉斯福特几乎每天都骑着一辆蓝色的摩托车在营地上巡察,他还安排了一些医务人员每天两次为患者看病。

虽然报纸几乎每天都详细报道了营地的生活,但它们大都忽略了营地生活方方面面中最重要的一方面:在这个学校、公共汽车和电影院仍实行种族隔离的城市,营地中的退伍兵却不分白人和黑人一同生活、一同工作、一同吃饭、一同娱乐。吉姆·班克思是一个老黑奴的孙子,他回忆说:“这是我所记得的第一次大规模种族混同的努力。”


如果说报刊忽略了这种混同现象,却对少数共产党人在这些退伍军人中的活动报道颇为详细。这些报道似乎证实了诸如胡佛总统的新闻秘书西德罗·朱斯林这样的官员的说法,他曾声称:“这些游行者已经从补偿金的要求者迅速成为共产主义者或者游民。”与此同时,在司法部,调查局(联邦调查局的前身)主任爱德加·胡佛正在极力寻找“补偿金大军”起源于共产党的证据——历史证明这是一项莫须有的指控。

这时,国会开始讨论是否立即兑付退伍补偿金的问题。6月13日,波特曼议员立即支付现金的提案获准交付表决,估计要支付24亿美元。6月14日,国会就此提案展开激烈辩论,忠于胡佛总统的共和党议员从平衡财政的角度考虑,强烈反对这一提案。但支持这一提案的爱德华·艾思力克众议员在发言为其辩护时心脏病突然发作,当场身亡。数以千计的退伍军人排成长长的队伍,参加了他的葬礼。6月15日,众议院以211票赞成176票反对通过了这个提案。

6月17日,参议院开始对这一提案进行表决。当天,有8千多退伍军人聚集在国会大厦前面,另有1万多人则分布在安那科斯蒂亚河对岸,河上的木头吊桥早就被警察吊起,以防不测。辩论进行了一整天,直到晚上还在激辩。最后,大约在晚9点半的时候,参议院派人通知沃特斯进去。但片刻之后他就从里面出来,对人群宣布:这一提案未获通过。

一时气氛骤紧,这些退伍军人似乎要攻击国会大厦。此时,一位赫斯特报系的女记者对沃特斯悄声耳语。明显是听了她的劝告,沃特斯对人群喊道:“唱‘美丽的阿美利加’。”唱完歌后,大多数人就返回营地。随后几天,有许多进军者回到家乡,但斗争并未结束。沃特斯宣布“为了得到补偿金,如有必要,他和其他人将一直呆到1945年”。确有2万多人和他一起坚持下来。此时已渐入炎炎夏季,从6月进入7月天气更是越来越热,营地的卫生状况迅速恶化,食品供应也日益紧张,对此,格拉斯福特和沃特斯二人都焦虑不已。

但此时,胡佛总统和麦克阿瑟、陆军部长赫尔利此时比以前更担心“退伍补偿金大军”会举行暴动,在华盛顿和其他地方引发暴力活动。最终,决策者决定在7月22日清除仍“驻扎”在市中心的退伍军人。但警察局长格拉斯福特设法把这一日期往后拖了6天,希望这些退伍兵能自动离开。

7月28日一大早,格拉斯福特和一百名警察来到退伍大军的营地,但退伍兵领导人沃特斯却告诉他,经过投票,他们仍将坚持留在原地。大约上午10点左右,警察把栖居退伍兵最多的一所废弃军械库用绳子围起来,里面的退伍兵开始撤离。同时,为了显示团结,数以千计的退伍兵在附近聚集。就在刚过中午时分,一小群退伍兵又向废军械库前进,试图重新占据它,但被一队警察阻止。这时突然有人向警察扔砖头,警察也开始挥舞手中警棍。虽然有几名警察受伤,但警察并未开枪,连手枪都无人从枪套中拔出。混战中格拉斯福特警服上的警徽被一名退伍兵撕掉。但只几分钟,冲突就停止了。直到1点45分之前,局势基本平静。这时,格拉斯福特看到在军械库附近的一座建筑物中,一些退伍兵互相斗殴,有几名警察赶忙过去制止。对以后发生的事件有几种不同的说法,人们无法确定哪种说法准确,反正不久就传来几声枪响。当混战结束时,一名退伍军人被打死,一名受重伤,有三名警察也受伤。

近两个月来,麦克阿瑟将军预见到很有可能发生暴力事件,所以一直在对部队进行防暴训练。当流血冲突发生时,他根据总统的命令,迅速从附近调来部队在白宫前集合。这时,他的主要助手艾森豪威尔强烈建议他离开街道,命令低级军官来执行这一任务。但麦克阿瑟不听劝阻,一定要亲自组织指挥军事行动,并要求艾森豪威尔与他呆在一起。

随后发生的事情永远铭刻在美国人的记忆中:在这个国家的历史上,坦克第一次在首都的大街上隆隆驶过。麦克阿瑟命令他的部队从市中心把退伍兵赶走,估计有8千多人,为数不少的旁观者也必须赶走。下午4点30分,大约200名骑兵骑在马上挥舞着马刀和战旗从白宫附近的草坪呼啸而出。在这支队伍的前面是这次行动的执行官乔治·巴顿,随后是五辆坦克和大约300名陆军士兵。这些陆军士兵头戴钢盔,端着装满弹药、上好刺刀的步枪。街上到处是人群,有好奇的围观者,公务员,还有“退伍补偿金大军”成员,许多人带着妻小,但大都被骑兵驱赶离开大街,一些戴着防毒面具的士兵向人群投掷催泪弹。催泪弹的爆炸引起多处着火:军械库附近这些退伍兵塔起的临时窝棚开始燃烧。浓烟与催泪瓦斯融为一体,向四周散去。从晚7点开始,士兵开始全面清除市中心的“营地”,里面共有男女老少约2000人,还有数不清的旁观者。到9点,部队开始越过吊桥进入安那科斯蒂亚平地。

在这里,“退伍补偿金大军”的领导人被告知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撤离妇女和儿童。然后军队向“麦克思营地”猛扑过去,用催泪弹驱散了约2000名退伍兵,并将这一营地付之一炬。几千人开始缓慢地向四英里外的马里兰州撤去,在那里停有国民卫队的一些卡车,准备把他们送到宾夕法尼亚州的边界。


包括艾森豪威尔在内的许多人都可亲眼证实,陆军部长赫尔利代表总统早就下令禁止军队越过吊桥冲向安那科斯蒂亚,并且至少派过两名高官向麦克阿瑟传达赫尔利的命令。艾森豪威尔后来写道,但麦克阿瑟将军说“他太忙同时不想让自己和自己的下属被这些从上面下来假传圣旨的人打扰。”这不是麦克阿瑟最后一次无视总统指令——20年后,他在朝鲜战争中因无视总统命令而被杜鲁门总统解除联合国军总司令之职。(杜鲁门总统曾明确命令不得轰炸朝鲜靠近中国东北边境的军事基地,因为这种行动将使中国更深地介入朝鲜战争。但麦克阿瑟无视杜鲁门总统的命令,从军事的观点坚持轰炸这些基地,并一直在努力说服国会同意采取这一行动。)

在整个事件中,共有两名退伍军人死亡,一些人受伤,成为美国历史上的一个创伤。

大约在晚上11点钟,麦克阿瑟召开新闻发布会,为他的行动辩护。他对记者们说:“如果总统今天不采取行动,允许这种情况持续24小时以上,他将会面临一场真正的战斗这种严峻局面。如果他允许这种情况持续一星期,我相信,我们的政府管理体制将受到严重威胁。”

在随后的几天,报纸和新闻纪录片几乎全是这些退伍兵及其家人四处逃散、燃烧的棚户、催泪弹浓烟、步兵刺刀寒光闪闪、骑兵挥舞马刀这些令人心悸的照片和镜头。在全美国的舞台上和影院里,军队被人嘲笑,麦克阿瑟被人嗤之以鼻。

民主党总统提名人罗斯福也反对立即支付这笔补偿金,他认为如果支付,则实际是在大家都在遭受大萧条的灾难时而独独照顾公民中的某一特别阶层。但在读到有关麦克阿瑟清场的报道后,他对一位助手说“这将使我赢得选举”。的确,三个月后罗斯福便以七百万选票当选。乔治·巴顿后来认为“大萧条”对选举结果的影响有限,而是军队“这种反对群众而不是乌合之众的行动使民主党赢得选举”。为胡佛总统写传的大卫·伯纳尔也同意这种观点,他认为这一事件给在任的胡佛总统致命一击。“在绝大多数分析家的头脑中,对于即将到来的总统竞选输赢结果的疑虑此时全然消失。胡佛总统肯定要输。‘退伍补偿金大军’是他的最后失败,他的结束象征。”

作为一个老练的政治家,罗斯福虽然也不赞同支付“退伍补偿金”,却成功、精明地利用了政敌的这次巨大失误,为自己赢得了更多的支持。

1933年3月,即罗斯福总统刚刚上台执政的前几个月,退伍补偿金大军又开始向华盛顿汇集。到了5月,就有大约3000人住进一座“帐篷城”,这是罗斯福总统命令军队在华盛顿郊区一处废弃的要塞专门为他们搭建的。在白宫的安排下,国家新的第一夫人爱莲那·罗斯福冒着风雨、踏着泥泞来到这些退伍军人之间,参加他们的歌咏会。这一招果然见效,一位退伍兵这样说:“胡佛派来军队,罗斯福派来他的妻子。”到1933年6月,约2600名退伍兵接受了罗斯福总统“新政”提供的工作,虽然还有许多其他人认为每天1美元工资太低近于奴隶而拒绝接受。从1934年10月起,罗斯福便在南卡罗来纳和佛罗里达建立了“退伍军人培训营”,试图解决“退伍补偿金大军”中其余失业者的就业问题,如佛罗里达营区的七百多人就参加当地一条高速公路的修建。1936年,怀特·波特曼重提立即支付退伍补偿金提案,此次提案在国会获得通过。来自密苏里的参议员哈理·杜鲁门是位坚定的民主党人、罗斯福总统“新政”坚定的支持者,也是位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老兵,这次却公然反对总统,支持这一提案。1936年6月,开始支付第一笔补偿金,每人大约得到580美元。最终,给300多万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的退伍兵支付了近20亿美元。

1942年初,珍珠港事件发生不久,国会开始审议一项保障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军人权益的法案。这条法律后来被称为“军人权利法案”,是美国历史上有关社会保障最重要的立法之一。据此法案,大约780万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军人退伍后在入学深造和参加职业培训方面可以得到照顾,同时保证他们在买房、买农庄或自己经商创业时得到贷款。后来的事实证明,“军人权利法案”帮助制造了一个教育良好、住房良好的新的美国中产阶级,他们的消费模式为战后美国经济提供了活力。

罗斯福总统最终改变了他长期反对给退伍军人“特权”的立场,于1944年6月22日签署了这一法令。此时,盟军正在艾森豪威尔将军的指挥下解放欧洲,他手下的将军乔治·巴顿正在率部向塞纳河挺进,而麦克阿瑟将军正为光复菲律宾与日军激战。对这三位此时已被传奇化、成为万众景仰的英雄人物来说,十余年前的“退伍补偿金大军”事件已成遥远的过去,这件令他们极其尴尬的事件似已被忘却。他们或许没有想到,历史在铭记他们在反法西斯战争中的丰功伟绩的同时,并不会忘记他们留下的那道小小的“伤疤”。其实,个人的功过毁誉确在其次,重要的是其能否成为民族、国家的“后事之师”。

  评论这张
 
阅读(87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